Category Archives: 嘴砲

那些台灣軟體產業所缺少的 – 開放源始碼

前面幾篇談到了台灣軟體產業界常見的毛病,除了工具以外,還有一項令我感到相當意外的,就是我發現台灣業界對於開放源始碼的認知真的很有問題,例如我曾有和別人討論過,跟他們你們可以使用open source的現成資源來減低成本,但是得到的回應很常是 那不是讓你用但之後就要付錢嗎? 從這類的回應就可以大略知道,其實有很多人對於開放源始碼都有一些錯誤的認知,到底什麼時候該付錢、什麼情況可以使用都搞不清楚,因此這回我大算介紹一下一些常見的開源授權的常識 免責聲明 在讀本文前我得先聲明,我不是律師,這不是提供專業的法律見解,只是試著用較易懂的方式解釋授權,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明,其中多少可能會有錯誤,請自行判斷,也歡迎指出錯誤,如有需要請洽詢專業的法律諮詢,在本文末會提到 認識授權 (License) 首先要從授權(License)的概念開始談起,開放源始碼通常不是只是單純把程式碼公開出來,而是一般都會搭配某種授權,而授權的意思,以白話來說,就是寫了一份聲明,裡面這樣提到 此程式任何人可以免費使用,但是使用前你必需遵守以下條款…. 有了這樣的聲明,使用開源的人就可以放心使用,當然前提是要遵守授權所提出的條款,基本上因為已經授權出來,所以就算是原作者反悔,也沒辦法控告你什麼,除非你違反他當初訂出來的條款,而一般人看見落落長的條款項目可能就怕了,更何況是用英文寫的,但是別擔心,事實上要注意的要點只有幾樣,都大同小異,同一類條款的性質都很類似 散佈(Redistribute) 在理解授權之前,首先要理解散佈,這是授權裡面一定會提到的重要關鍵動作,那麼什麼是散佈呢? 簡單的來說,就是將軟體轉交給其它人,不管你是以原始碼的形式,或是編成二進制執行檔後,只要是轉交給其它法人,就算是散佈,舉個例子 把原始碼上傳供人下載 把原始碼拿來販售 把原始碼編成執行檔供人下載 把原始碼編成執行檔販售 以上都算是散佈的行為,所有的授權條款裡面都會提到散佈開源程式時你應盡的義務,當然,也有很多行為是稱不上散佈的,例如 將原始碼交給公司內部某個單位 將原始碼編譯成執行檔自己使用 在伺服器上以開源程式執行提功服務給使用者 像這樣沒有法人的經手,都不算是散佈的行為,對於散佈的行為介定是很重要的,等一下會解釋 授權(License)的種類 授權有(License)非常多種,我們在此大略將其分成三大類,第一類是GPL,第二類為BSD,而第三類為商業授權,是較為特別且少見的,其中GPL最不自由,而BSD最自由   在這裡自由與不自由主要是指你在使用這些開源軟體時所要盡的義務的多和少 GPL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主要是由Linux陣營的開源軟體開發者為主在使用的,它有幾個特色 散佈要連修改的部份一起開源 病毒的感染性 排它性 散佈與修改 如同我們前面提到的散佈,最重要的重點是,如果你改了程式,而又要散佈程式,那麼你在散佈的同時也要把你修改的部份也公開出來,例如 修改了原始碼後拿來販售 修改了原始碼後編成執行檔供別人使用 上列行為都扯到了散佈,因此如果你程式有修改,你不能只給別人執行檔,要連改的部份一起開源出來,這條款的目的主要是在於GNU的社群,希望強迫使用者能回饋社群,因為一但你改了程式,想拿來賣錢,就得公開出來,避免有人改進了程式,拿來販售,但沒有公開程式的問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中文文章, 作品, 嘴砲 | Tagged , , , , | 8 Comments

那些台灣軟體產業所缺少的 – 自動化測試

你是否有計算過,你在寫專案的過程中,測試過了多少次的程式? 我想是沒有,我也沒有,但是你是否有曾想過,或是感覺過,隨著專案的膨漲,你要測試的項目也跟著變多了?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當專案小,測試還算很輕鬆,因為程式的功能不外乎就那幾樣,一轉眼就測完了,常見的寫程式流程會像這樣 撰寫新功能 測試新功能 當然,也有修正bug的情況 修正bug 測試bug 如此一直循環,當你寫了新功能,理所當然地會去測試新功能,看是否如你預期地執行,那舊功能呢? 或許你記憶力不錯,在寫新功能的同時,想到先前某個舊功能是依賴現在改的東西,這麼一改可能會造成舊的功能出問題,於是你也順便測了一下舊的功能,當程式還小 撰寫新功能 測試新功能 測試舊功能 嘿,不怎麼樣吧? 只佔了開發時間的三分之一,好吧那如果有更多的舊功能要測呢? 撰寫新功能 測試新功能 測試舊功能 測試舊功能 測試舊功能 …. 發現了沒有? 隨著你的專案越來越大,如果要確保整個系統所有的功能都是正常運作的,無可避免地,在你修改程式之後要測試的項目會越來越多 這表示你每寫一行新程式的成本增加了,身為以減低成本為傲的島國 國民: 台灣人…,你說,簡單! 不要測舊功能不就好了? 是的,我想這可能就是最常見的情況,不要測試舊功能理所當然地,每寫一行的程式成本都保持一樣很低,但這代表著舊程式可能出錯的風險也跟著增加了,當你喜滋滋地覺得你幫公司省了成本,結果在一個月後因為舊程式缺乏測試,因改動了核心的部份造成舊的功能將所有資料外洩,公司損失慘重,這就是不重視軟體品質的後果 舉真實生活上發生過的例子,PTT曾經有過改程式未經好好地測試,造成每個人都能以管理員的權限登入的事情,知名的檔案同步平台Dropbox,也曾經發生過因為認證的程式改版有bug,造成任何人都可以登入別人帳號的事,我也有曾聽聞一些網站因為工程師為了測試方便,把認證的函數暫時改成 function authenticate(user_id, password) { return true; // do authentication here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中文文章, 分享, 嘴砲, 資訊安全 | Tagged , , , , , , | 5 Comments

那些台灣軟體產業所缺少的 – 版本控制系統

這幾年來,多多少少接觸了不少業界的人,雖然我自己還不算有真正待過業界太久,但是這期間看到不少業界的現象都令我挺驚訝的,例如在聊天時提到你們公司用的版本控制系統是什麼,有很多人都會回答 「那是什麼?」,一直以來這些在國外的主流開發環境都基本常識或是標準配備的東西台灣業界居然很多都連有那樣的工具存在都不知道,或著是對於某些東西有錯誤的認知,所以我想大略提一下常見的幾個問題 版本控制系統 我想這是最常見的毛病,很常發現很多公司在開發軟體時從來都不使用版本控制系統,最誇張的狀況就是管它三七二十一直接修改   除此之外,常見的土法鍊鋼有聽說過資料夾複製,然後將資料夾名稱命名為版本1之類的方法,高級一點還有搭配Excel來記錄改過了什麼之類的 更進階的還有多人共同開發,還架了FTP來放這些檔案 但這些都有很大的問題,而且其會遇到的問題都正好是版本控制系統所要解決的,所以到底是什麼樣的問題非用版本控制系統不可? 首先,用資料夾copy有個很大的問題,一來是copy的過程很容易出錯,而且更糟的是出的錯很難發現,你怎麼從資料夾的內容來判斷這到底是哪個版本? 最常見的做法就是回想你到底在哪個版本改了什麼,然後去看對應的位置,是否有那些改動,但你有可能記得嗎? 要是程式不是你改的呢? 因此依賴資料夾名稱來得知檔案的版本是極度不可靠的做法,再者,如果你不幸改到錯誤的版本,辛辛苦苦改了半天,才發現改到舊版本了,那你要如何把你改的和正確的版本合在一起? 如果你只改了三行,這還好辦,但如果你改了三百行,那該怎麼辦? 用Excel來記錄改動的事項和版本一樣不會有幫助 那多人開發使用FTP來分享檔案呢? 老天,事情更慘了,原先只是你自己的開發,自己改錯了就算了,如今變成多人開發,有時出問題還不是你改的,這樣想好了,FTP上有個檔案 hello.py 今天張三載回去改了,變成 hello.py (張三版) 不幸的是,王五在張三上傳回FTP之前,也載回來改,變成 hello.py (王五版) 接著,張三把它的檔案上傳了,所以FTP上的檔案變成了 hello.py (張三版) 然後好戲發生了,王五也把它改的東西上傳了,所以FTP上的檔案被蓋掉,變成 hello.py (王五版) 發生了什麼事? 張三改的版本被蓋掉了,你可以想見張三在demo給老闆看時發現改的地方被蓋掉了,翻過辦公桌衝過去揍王五的情景了嗎? 像這樣還只是最簡單的情境,以這類土法鍊鋼的方式,還有太多太多預料不到的複雜情況會發生,什麼? 那你說,如果我們規定每人都得把資料夾以自己的名稱命名,加上版號,再上傳,這樣就不會錯了吧? hello_project-王五-rev123/ 拜託,何苦呢 ? 版本控制系統就是用來解決這些問題而開發出來的,學一套新工具有這麼難嗎? 常見的理由可能會有什麼沒時間學、不信任工具等等,事實上那些都不是理由,只要是程式碼的開發,都得使用版本控制系統,現在已經是2011年,如果你的軟體開發沒有使用版本控制系統,我說這不叫落後,這是原始 用了版本控制系統,最重要的好處是 你可以安心地放膽去改程式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中文文章, 分享, 嘴砲 | Tagged , , , | 9 Comments

技術應為服務而生

在前面的一系列文章裡,我發現有些人有些很有趣的想法,有些人覺得使用Windows是很落後的事,或是要用vim、gcc、gdb來寫程式才顯得有技術,我自己也是從小玩技術長大的人,事實上我很能理解這樣的想法,或著說我以前也是這樣的想法,但後來漸漸地想法就改變了 在大學時有位組合語言很強的傳說中的教授,他的組合語言課真的很令人印相深刻,他從來不帶課本,一上台就開始畫圖,然後用很粗俗易懂的例子講解,可以看得出他對低階的這塊領域實力有多深厚,有一次他在上課談到 我以前在做賭博電玩時,有人來跟我推銷繪圖晶片,可是我跟他說,不用,我覺得自己寫一個pixel一個pixel畫才有技術 可是後來發現別人用繪圖晶片來畫圖,一下子就做出來了,我還在刻低階的繪圖功能 後來因為這樣做不過別人就不做了 聽了之後仔細想想我自己也是這樣的想法,以前在寫遊戲時最初是用Direct Draw,後來覺得使用現成的函式庫沒什麼技術,在之後重寫的版本中,就自己寫畫圖的函式庫,一個pixel一個pixel去填,半透明混色也是自己去算,甚至想自己寫3D的繪圖引擎,雖然確實在這過程中學到很多東西,但事實上整個寫遊戲的過程中有好一大半的時間是花在底層的這些基礎繪圖功能上,後來漸漸理解,重覆利用別人做好的輪子是很重要的事,只因為覺得 “那樣才叫有技術” 而去自己做別人已經做好的東西是很不成熟的想法,後來我終於理解到 技術只不過是在工程中完成目標的手段,並不是最終的目的 除了技術以外,事實上在整個軟體的工程當中,還有太多值得注意的事,從你學習那項技術需要花多少心力,技術相關的社群,如果你是商業公司還得考慮到有沒有支援商業服務,還有你用這項技術的話能不能找到人來接替你的位置? 你用了這項技術生產力有因此而提升嗎? 以先前提到的例子,用gcc直接下指令編譯,用gdb下指令除錯,你的生產力有因此而提升嗎? 為了從一般的IDE環境下切換到這樣的環境需要多少的學習成本? 如果你找一個人來接續你的工作,他是否有辦法像你一樣熟練地使用這些工具? 如果你要教新來的人熟悉你的環境,你需要花多少時間? 我相信,大部份提到要使用這些工具的人都沒想過這些問題,這很正常,因為他們熱愛技術,但是實際的工程應用這些都會是很重要的問題。 人適應工具 而在這些提到的一些工具中,有個很極端例子,那就是vi/vim,我自己有用vim,因為打大量程式會比較有效率,或在Linux下改程式都得用到,為什麼說vim是很極端的例子,因為它的設技概念與我們一般常見的IDE是相反的,一般的工具都是設計工具來適應人,然而vim卻是設計工具要人去適應它,因為如果需要打大量的字,手一直保持在鍵盤上是最有效率的,所以它設計讓你手都不用離開鍵盤,就能進行所有的操作 Vim cheat sheet 來自 http://www.viemu.com/a_vi_vim_graphical_cheat_sheet_tutorial.html 當然,缺點是它的學習曲線很陡,在一開始你可能打幾個字都會弄得灰頭土臉,身為技術人員如果你覺得打大量的字是很常有的事,這投資是值得的話,學一學vim確實是不錯,但推薦初學者學vim就不是什麼好事 所以,當你很興奮地覺得這個東西才算有技術,或著是開源萬歲之類的理由,推薦給別人時,想想你自己花多少時間學這東西,別人又能因此得到什麼好處好嗎? 而當你開始設計產品時,你想想如果Apple的Macbook廣告詞是 經過三個月的練習,使用我們的系統工作效率提升了50%!! 你覺得還會有人買這樣的產品嗎? 工具適應人 另一種設計的想法,也是主流的設計思維就是讓工具去適應人,大多數你能在市面上看到的產品都是這樣的設計,我們舉一些例子,Visual Studio最近推出了一種新的UI,叫Debugger Canvas,是將整個debugging trace的過程以泡泡視窗的方式串聯在一起,讓你可以很直覺地理解程式呼叫的過程 [yframe url=’http://www.youtube.com/watch?v=3p9XUwIlhJg’] 有這樣視覺化的輔助,除錯的過程會輕鬆許多,在有現代化工具可用的情況下,除了學習以外的炫技理由堅持使用原始的工具,就只是浪費寶貴的開發時間而已 再舉另一個例子,就是git或mercurial在送commit之前,我個人都會對送出的內容review一次,以免將測試用的程式也送進去,例如像是這樣糟糕的例子 def auth(user_id, password):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中文文章, 嘴砲 | Tagged , , | 16 Comments

軟體產業的失敗藉口 – 台灣的市場太小了?

最近在網路上越來越多軟體產業相關的部落格,也有很多不少相關的討論,其中我發現很多人將台灣軟體產業發展不起來歸究到台灣的市場太小了,我個人覺得這是最糟糕的藉口,因為事實上網路並沒有國界,只要有能力,一台電腦,一條網路線,一個人一樣可以做全球的生意,把自己能力不足怪到沒有市場是很奇怪的事,在這世界上有無數軟體成功的案例,都不是來自美國等軟體大國,我想在這裡舉出這些我所知道的一些例子,來證明確實在地的市場並不能做為軟體產業發展失敗的理由 EVE online – 冰島 冰島這個國家,人口數三十幾萬人,主要的產業活動是漁業,除此之外軟體產業也是這個國家的產業之一,是世界主要軟體的輸出國之一,有趣的是,在不久之前冰島還是被選為所謂最幸福的國家,吸引大量外資到當地投資,但因為炒作過度,導致整個國家銀行破產,幸福國度的神話也從此破滅,這個國家軟體產業最為人知的代表作就是一套以科幻星探險的線上遊戲,玩家可以駕駛太空船,在太空進行買賣、挖礦,還有海盜的冒險,我曾經有玩過一陣子,這遊戲有個公司的機制,玩家可以組成公司,一起行動來達到最佳的利益,例如有些公司以挖礦為業務,為了防止被海賊攻擊,就得有護衛艦負責保護,也有些公司是專門四處獵殺玩家的,我就有因為貪圖在高危險區的高任務獎勵,被守在星門外的海賊集團打暴過,印相相當深刻,值得一提的是這套遊戲的核心語言是Python 來自官網的遊戲畫面截圖 想想看一個人口只有三十幾萬的非英語系國家,國家還破產了,居然可以推出一套受全球玩家歡迎的線上遊戲,台灣有兩千餘萬人口,中文使用的人口是世界上最多的,居然說台灣沒有市場,這真的是一件很丟臉的事,請不要再提台灣市場很小做為失敗的理由 Minecraft – 瑞典 Minecraft是一套以挖礦和建造建築為主要活動的遊戲,很難以常見的遊戲類型分類,可以說是很特別的一款遊戲,這款不起眼的遊戲已經在全球賣出了兩百多萬套 作者是Notch,他來自瑞典, 瑞典的人口有九百多萬人,使用的主要語言是瑞典語,不用說市場當然是比台灣小,除此之外他在遊戲前期的開發都完全只靠他一人,在遊戲賣到一定量時,他就拿資金成立的公司,這又是另一個和在地市場無關的成功案例 Angry bird – 芬蘭 紅遍全球的手機遊戲,這家公司是來自芬蘭,國家人口數五百多萬,主要語言是瑞典語或芬蘭語,我想這遊戲不用太多介紹大家都很清楚了,同樣是來自比台灣人口少的國家,使用的也是人口數較少的語言 ICQ – 以色列 ICQ是一款在十幾年前相當流行的即時通軟體,在MSN Messenger之前ICQ可以說是獨佔了即時通的市場,ICQ是來自以色列的軟體,以色列的人口數七百多萬人,這國家的四週被敵國環繞,即使今天ICQ已經沒落了,但以色列依然還是全球的主要軟體輸出國之一 還有很多 這類非英語系小國家在軟體成功的例子其實還有很多很多,平時看到我沒有特別記下來,而且這類的例子有越來越多的情況,常常我會想,台灣的人口兩千多萬人口,這樣算市場小,所以是軟體產業發展不起來的原因? 我覺得反而是相反的,台灣的市場要大不大,要小不小,除了國際市場還有中文市場,上面所列出來的這些例子,這些國家都沒什麼在地市場,連語言都很小眾,如果他們沒有能力一口氣打進國際市場,沒什麼生存空間,反觀台灣這個不大不小的市場,吃不飽餓不死,接接企業專案、做做政府專案,都還可以活下去,因為這樣的環境,讓很多人以為市場就只有台灣這麼小的地方,忘了連上網路沒有所謂的國界這件事,所以請別再說台灣市場太小了,只能怪你自己能力太爛沒辦法在國際市場競爭 靠自己最實在 台灣現在很多人都還在用許多十年前的過時方法/技術在開發軟體,因為吃中文市場就能活下去,國外也不太可能來搶中文市場,倒頭來還是只能怪自己不精進技術、語言能力等等的能力,真的要成功,還是得靠開發者們加強自己的能力,我一直都這樣認為,台灣要有軟體產業,必然要先有一些開發者當種子,先靠自身的能力闖出一遍天地,才能帶出更多優秀的開發者,確立經營的方式等等,而這些後起之秀才能出去帶出更多優秀的人才,只是坐著抱怨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Posted in 中文文章, 嘴砲 | Tagged , , , , , | 4 Comments

嘴砲談雲端 – 介紹用雲端除錯網頁的雲端技術: Browserling

有試著想開發支援所有主流瀏覽器的朋有們肯定都會遇過像我在 How hateful it is to develop a web application which runs correctly with different browsers? 所提到的情況,為了確定網頁在各種版本的瀏覽器,特別是那該死的IE系列都能正常顯示和執行,這樣的畫面出現是很平常的事 在這張圖中我分别用了兩個VirtualBox給IE7和IE6,如果連IE5要加進來右是另一個,只是IE5太古老雖然還是可能有人在用,但我已經懶得測了。 當然,安裝所有的瀏覽器是一個解決方法,包括使用VirtualBox之類的虛擬化技術來安裝萬惡的IE系列,但畢竟還是很麻煩,來自拉脫維亞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樣的地方 XD) 的Peteris Krumins,有趣的是Peteris他唸的是物理系,他和來自美國的James Halliday創作了一個基於雲端的解決方案,叫Browserling,裡面用的技術是之前我在 Open the browser, and here comes the computing power 所提到的,他們共同開發的技術,這個技術最有趣的地方是可以透過網頁來遠端操作電腦,雖然這不是什麼很創新的技術,但結合虛擬化的技術,將運算能力變成像流水一樣,網頁一開服務即到的型式,這就是它的潛力。 扯到雲端 在台灣一個很有趣的現像就是,當某種新東西很新奇、在未來會有不錯的應用,總會有一堆門外漢跟著朗朗上口地四處吹噓這些名詞,說穿了不過就只是趕流行,前陣子流行的是奈米,什麼都要冠上奈米,這樣做價格似乎就可以翻幾成,也有Web2.0之類的,甚至台灣還有人搶著推出Web3.0,說是要把網頁變成P2P的型式,當然是以失敗收場,而現在只不過是把流行的口號改成雲端而已,什麼都要冠上雲端,打開電視偶爾也會看見一些名嘴吹噓著雲端巴啦巴啦…,其實當發現一堆門外漢也在跟著人云亦云時就說明了這已經是在炒作了,哪天在路邊看見”雲端雞排”也請不要意外 XD 何謂雲端 每個人對雲端都有一套解釋,對我來說,雲端不外乎就只是將計算資源、資料儲存等等能力變成像自來水那樣,接上名為網際網路的大水管,打開電腦即可存取,這樣的概念其實早就有了,更早之前甚至有人提出更激進的想法,要將使用者這端完全只剩下客戶端的能力就夠了,剩的東西都由雲端的能力提供,但是也是沒有成功,或許是環境不夠成熟,而我個人認為使用者端的能力也是需要的,網路頻寬再怎麼進展,要即時所有東西都由遠端提供還是有困難的 台灣的現況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中文文章, 作品, 嘴砲 | Tagged , , , , | 1 Comment